么哒

么么哒

看完毕业照想法:人生真是充满黑历史啊= =

《二十年故乡故人》(1)(闰土X鲁迅)新坑,中篇

转给首页哈哈哈

毛巾moli6:

(闰土X鲁迅)




1




我从沉沉的往事中惊醒,小舟在江面上摇曳着,月光隐隐透过竹篾的船篷斑驳地打在我的脸上。




“老爷,过了西边的土地庙,就到码头了。”




船夫踩着腐朽的舢板,船头的小灯将他佝偻的身影打在船篷遮着的白布上。我一把掀开白布,船外是一片迷蒙的晨雾,雾中隐约几个翘着角的黑瓦小楼,便是我阔别了二十年的故乡。






2




我一直喜爱鲁镇的早晨,寒枝雀静,呼吸都是湿润的。刚一下船,主家老宅的一个仆从便笑意盈盈地候在了岸边,他接过我们的行李,我与船夫结了钱,便随他倦倦地从码头走回了家。




昨夜刚下过雨,石板路湿滑粘腻。




“老爷,城里的皮鞋不好走这种路吧?快回了家去换上夫人给您做的布鞋。夫人都等了您好久啦!”




我低头看看脚上的鞋,鞋头早就被岸边的沙水打脏了。我敷衍地对那仆从笑笑。说话间,老宅的大门已经悄然屹立在眼前。




人们都说,鲁镇最气派的宅子莫过于鲁宅了。漆黑的大门前蹲坐着两只汉白玉的石狮子,跨过了高高的门槛,是一道镂空的双鱼团圆雕花影壁,影壁后便是鲁家三进三出的宅院,以及后院那片常年葱郁的百草园。




这里几乎承载着我全部的童年。




然而,阔别二十年后我重访故园,却是为了将老宅卖掉,带着年迈的母亲搬到我谋食的异地去。




仆从提着我不多的行李,灵巧地将黑漆的大门推开,入眼的却不是当年恢宏的宅邸,而是半爿残缺的影壁,与挂着断茎枯草的那一角角落尘的雕甍。




“哥儿!”我母亲从房里奔出来。她看到我很高兴。这老宅原本住的亲戚早已陆续走了,只剩下母亲和侄子宏儿两家。




我与母亲闲谈不一会儿,天就大白了。仆从为我端来一碗热汤,母亲怕我舟车劳顿,伤了身体,推着我喝了汤进里屋睡下。




一躺在我少年时期的那张床上,往事便如同桌上的那炉香,烟雾缭绕地向我缠来。我曾记得,家里原先有一个女工,叫阿长。夏日里,她经常靠在床边,给我讲太平天国的传说。以及那年冬天,我常和我年少时最亲密的玩伴一起分享这张并不大的木床……我沉沉睡去。




晌午时,雾气就散了,阳光刺进了房里,我意识朦胧地翻着身,嘴里嘟囔咒骂着这扰人清梦的日头。然后,我听到一声低沉的轻笑,可我还没能睁开眼,轻纱与绸布的床帐便被一个人放了下来,遮挡了恼人的阳光。待我聚起目光时,只看见一个高大的背影在帐外一晃而过,房门也很快被那人掩上了。




我这一觉昏昏沉沉地睡到了下午。等我起了床,日头已经西斜了。我母亲笑话我,说,哥儿都三十好几了,怎么还像小时候那么贪睡?刚刚闰土来了,见你睡了,又走了。




我一惊。听到他的名字,我脑中又浮现出那个缠绕了我二十年的图画: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,下面是海边的沙地,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。而一个男孩,手里提着一柄钢叉,微笑着正向我走来。那片西瓜田多么翠绿啊。一时间,我口齿中忽然萦绕了西瓜的清香,一只明晃晃的银色的项圈在我眼前一闪而过。




“老爷?”家宅的仆从小心翼翼地叫了我一声,我回过神,见他手里捧着一双布鞋。




“哥儿你穿上试试。乡里的路不好走,莫要把你的好皮鞋弄脏了。”在母亲的敦促下,我只好换上布鞋。这样的鞋我有些年没穿了。自去东洋留学,我便开始穿皮鞋,即使运动时也穿美国产的廉价胶底鞋。像这样一针一线纳出来的布鞋,在我生活的那个过于喧嚣的城市里已经不常见了。




“合脚吗?”母亲问我。我点点头。然后又急忙问母亲,闰土,什么时候再来。




座钟恰好在这时敲响了,我和母亲静静地等钟撞上六声。




“应该就要来了。我叫他来家里吃饭,他还说要给迅哥儿带两只自家养的土鸡呢!”




“他……”我顿了顿,“他叫我什么?”




母亲笑了,然后假意嗔怪道:“怎么?你们从小玩到大的,难不成要他同其他长工一样,叫你一声鲁老爷?”




我噤声。




此时,仆从已经将厨房的饭菜端来了。我们还未落座,侄子宏儿一家也进了屋。寒暄片刻,就听见通报:闰土来了。




我按捺不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,想往前走几步,却又不知所措。紧接着,我听见屋外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,正温柔地同我母亲说话。还有鸡的叫声。想必他真的把自家养的土鸡带来了。




一挑帘,我就看见了他。他比少年时高了许多,更加强壮了。脸旁依旧英俊,但皮肤已经粗糙了。他戴着一顶毛毡帽,穿着厚重的棉衣。棉衣外扎着一条红腰带——今年是他本命年吧?他是挺拔的,只是早已没了年少时那英气逼人的精神。




我磕磕巴巴地向他问好,眼神尴尬却又不甘离去地黏在他身上。他倒是落落大方,一手摘了毛毡帽,一手从身后推出个小孩来,道,水生,叫老爷。




那孩子羞涩地向我作揖,叫了我一声,鲁老爷。然后,我那不消停的小侄儿宏儿大叫着朝水生扑过去:你可来了!我迅叔叔给我带了好多好玩的!你快跟我来!




宏儿牵着水生就跑,急得嫂子在后面大叫,让他们小心点,别磕了碰了。




闰土将毛毡帽撂在桌上。厨房已经传来炖鸡的香气。我仍旧是将目光黏在他身上,他似乎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,岔开话题说:家里养的土鸡,肉紧实。




见我不搭腔,他便自顾自地说着今年的天气、收成、兵役、土匪……




我早已走了神,脑子里旋着一句诗:昔别君未婚,儿女忽成行。




“怎么没带嫂子来?”我问他。他面露难色。




“孩子娘……生水生时没的。当年还是鲁老爷主的婚呢。”




我突然松了一口气。土鸡已经炖好端上来了,我笑意盈盈地邀请闰土入座。水生和宏儿早在厨房里偷吃饱了,此时正在大椅子上辗转反侧地想要跳下去、逃出房子到后院玩耍。






……




tbc


(先放个小引子,明天开始陆续更新。)

张总!范总!我知道你们在看!哼哼你们都不给我留言!

[伪装者][楼诚] 江北之墟 章二

恋爱脑与乌托邦:

多谢大家真心,更得太慢,心有愧疚orz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章二


 


明诚道别出门的时候,夜已经沉下来了。他转头向右,转了两个街角,离钱芥尘的房子已经很远了。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福特汽车,明诚熟练的坐进驾驶座,郭骑云跟了上去。


他本以为对方会等自己——可是明诚开车灯,调转车头,嚣张跋扈,撇下他扬长而去。


 


八月初,北方的硝烟弥漫,法租界也无法歌舞升平。霞飞路路灯稀薄,隔着几十丈才亮一盏,华界涌入大量避难者,他们拥在街头巷尾,尘土腥气,风雨欲来。郭骑云只好回去等命令,那夜没有命令。


 


明诚的到来让郭骑云觉得不踏实,社里有一个说法,说命悬一线,意思就是一条线是一条命,他跟明诚不是一条线,心里有很多防备。


 


郭骑云再次见到明诚,已经是八月十日的傍晚,虹口机场死了两个日本人,满城剑拔弩张,对方敲开了自己的房间门。


“执行任务。”这是明诚对郭骑云说的第一句话,


对方亮出了军事委员会的证件,郭骑云只能跟着他走。


 


 


任务很简单,跟一个情报贩子接头。人在报会里,只能那里见。上海的报馆特别多,派报公会两周开一次,地址在三马路的绸业大楼。这个消息是那一天钱芥尘放给明诚的,明诚打扮了一下,穿了灰衬衣,带了一块普通的手表,架着一副眼镜,看上去是像模像样的记者。


绸业大楼的厨子好,是无锡人,船菜做的很好吃,但是楼旧光暗,白天也亮着灯。


屋子里加上他们俩,一个十几个人,大部分人都凑桌吃饭,只有一个外国佬,乱糟糟的头发,在角落里埋着,打字机敲字。


饭吃得其乐融融,明诚笑眯眯的跟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聊天,介绍自己是《晶报》的新任记者——明诚竟然对上海的报业很熟悉,他讲起去年杜月笙亲自出面给《大公报》抹面的趣事,大家都哈哈而笑,而郭骑云听不懂,只能沉默的吃饭。


饭后道别的时候,明诚还笑眯眯的递上了名片——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印的名片。


其他人都走尽了,那个外国人却没走,在稀薄的灯下坐着,喝一杯红酒。


 


“来谈正事吧。”明诚摘了眼镜,坐到了那人对面。


对方放下酒杯,说了一句法语。


 


“他说什么,你来翻译。”明诚突然对郭骑云说。


郭骑云愣住了,明诚明明比自己在巴黎多住了十年,居然让他翻译法语————如果不是情况特殊,他会觉得对方在捉弄自己。


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,这是一个伪装。


 


郭骑云的法语不是很流畅,他磕磕巴巴的在中间翻译着,剩下两个人都皮里阳秋,话留三分。


对方给了一个价钱,说买日军报道部的内部消息没问题,但是要三十根金条。


“太贵了。”郭骑云吓了一跳。


“我只是个牵线人。”法国佬耸耸肩,“生意你们自己做。”


明诚倒是对价钱不置可否,他敲着桌面,对郭骑云说,“你跟他讲,我们只要信息源可靠。”


 


 


“你是国民政府的人?”临走的时候,法国人突然张口问明诚,用了蹩脚的汉语。


“我是养家糊口的人。”明诚微微一笑。


“你为什么不离开上海?”他似乎对明诚很感兴趣,“战争不可避免。”


“你又为什么不离开?”明诚反问。


“我有一个妻子。”对方语焉不详,又意味深长。


明诚已经站起来,又微微的弯下腰,看起来狡黠又真挚,说:“我有一个哥哥。”


 


 


三十根金条不是小数目,郭骑云一时想不到哪里去弄这笔钱。


但是明诚看上去有办法,他们从三马路顺车出来,穿过大世界,沿着豫园大道向东。明诚一路没说话,但轻车熟路,目的地清晰。


法租界东临黄埔江,风水好,住着有钱人家。路修得宽,车就越开越顺。


 


 


这是郭骑云头一次见识上海的大家族公馆:寝楼和厅堂分开,草坪很大,花木扶疏。明诚径直把车开进一家院子,停在大门口,郭骑云以为他要拜见什么人,就在车里等。明诚光明正大的走到门口,顺手搬弄了一下藤木架上的兰草盆,好像这是他自己家里的花盆。


公馆里门掩着,四面都没有人。郭骑云本以为他会敲门,然而他目瞪口呆的发现明诚掏出了钥匙,开了锁,还在门口换了一双便鞋————原来这真的是他自己家里的花盆。


郭骑云不由得再次打量这栋房子,白石墙黄铜灯玻璃窗,家里没人灯却亮着,仿佛电是不要钱的,外侧的楼梯都是实打实的硬木,雕着精细的花纹。他再一次想起当年暴雨里给明诚少爷拎箱子的往事,骂心平地而升。


 


 


不过郭骑云后来跟明家大小两位少爷打了不少交道,才知道明诚并不是真的少爷——至少他没有少爷脾气。但是明诚骄傲,这骄傲是一个稳妥的“个体性逻辑”,并不高高在上,而是生在土地里,根扎在一个牢固的地方——那时候还处于郭骑云的理解之外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十一日晚,上海暴雨。


虹口区宝兴路有一间大一沙龙,邻近苏州河支流。法国佬中间牵线,最后还是约在日本人的地盘上。明诚倒是不怕,他装作是一个常年虹口区混的潮汕帮,做倒卖情报的买卖。他还从家里顺出来一套中式对襟,这套衣服大他一个号,他只能挽着裤脚袖口,倒也不难看。


 


“按照计划,我进去交易,你策应。”明诚嘱咐他,“这里是老鼠窝,小心别出动静。”


 


 


行动很顺利,明诚拿到了东西,他从楼上下来时气定神闲,仿佛只是去喝了一杯花酒。


 


大一沙龙旁边是个剧院,剧院的格局是内堂外楼,灯都在回廊上——那天没有节目,里面是空的,明诚跟郭骑云本打算从这里撤离。然而郭骑云犯了致命的错误——他以为楼里无人,便点了一根烟——虹口区入夜禁灯火,这一点光,几乎就是目标了。


他听见不知道哪个角落有日本人叫嚷起来,慌张掐掉烟头,却也无济于事了。


 


千钧一发的瞬间,明诚突然塞给他一个小盒子,那是他今天得来的东西,低声说:“我来想办法,你按计划走,有人接。”


说完他就离开了,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动静,往相反的方向而去。


 


 


郭骑云等日本兵被引开,从角落里翻出窗户,顺着外墙的管子溜下来,才发现树影里有一艘船。是苏州河里最常见的那种乌蓬船,这船位置停的特别隐秘,在楼里面只能看到暴雨中摇晃的枝叶。


船上站着一个人,他穿着黑色的长雨衣,雕像一样隐在黑暗里,隔着雨幕,郭骑云看不清对方的脸。他对郭骑云做了一个手势,意思让他赶紧滚进船舱。


郭骑云被雨水浇透了,他还惦记着楼里的明诚,可是这个人身上有威严,他不能不听。


 


雨越下越大,仿佛吴淞江都翻到了天上,倾河而下,而他们和这座城市,都要埋在这暴劣的大雨中。


 


郭骑云趴在船舱里,前面是油阀和机轮——这是一只改装过的船。他有点难过,他跟明诚谈不上朋友,充其量算半个战友,还腹诽过对方的本事——原来这才是他真的本事。


他向外看去,那个男人还立在那里,不动声色,好像在等什么时机。


 


明诚沿着外楼向上跑,一路跑一路开灯,剧院一共五层。最后灯火通明,在日占区浓稠黑暗里,像一个浪漫的孤注一掷。他惊动了宝兴路几乎所有的日本兵,包括沿河岸一边的,刀枪蜂拥而入,围得水泄不通,郭骑云完全不知道明诚想干什么,只觉得绝望——明诚亮灯的瞬间,大概就是做了牺牲的准备了,他觉得自己欠了对方一条命。


 


 


就在明诚跑到顶楼的瞬间,郭骑云看见那个男人举起了枪,那是柄长狙击枪,之前藏在雨衣里,亮出来的瞬间,好像蟒蛇在黑夜里睁开了眼。


风雨越来越大,他的手却纹丝不动。


 


下一个闪电竖劈开雨幕的刹那,借着光亮,男人扣动了扳机。


 


 


剧院背靠,明诚站在楼顶,加上台阶,大约离着水面有二十米的距离。


明诚在听见枪响的瞬间,毫不犹豫,背对江面,从楼上跳了下来。他甚至连头都没回——那是骨血里的信任,好像背后是他的家。


男人五枪灭了五盏灯,雷声掩盖了枪声,而这五盏灯在剧院同一侧,几乎就是一个视觉死角,楼里的人根本看不清明诚落水的位置。


 


明诚从水里钻出来,扳着船舷翻进船舱。郭骑云扳动手闸,乌篷船贴着水面,暴雨变成了温柔屏障,他们在黑暗里顺水推舟,无声的滑出虹口,前面就是苏州河。


男人随手将枪扔进舱底,摘了雨衣,把明诚拎起来,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:“又穿我的衣服。”


他声音好听,仿佛还是那年夏日广州的人间烟火。



[伪装者][楼诚] 江北之墟

恋爱脑与乌托邦:

 还是老问题,时间线乱,背景胡诌,不要算,不要当真。


这年头同人搞不过官粮,大家凑合看吧= =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 


章一


 


 


郭骑云连着三天偷摸进钱芥尘的书房找线索,仍然一无所获。


他一直觉得自己手段好,以前王天风讲郭骑云是“熟水鱼”,意思是他在方寸坑洼里能把事情做利索。王天风很少夸人,这话让郭骑云很得意。


可此时此刻,他完全无计可施。


 


 


他从法国回到上海三个月,上面单线连着王天风,下面管着几个人,其中有两个跟郭骑云一样,在洪公祠特训班呆过,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拿钱。谁也不知道上海的明天是什么样,反正军队里吃饭,仗是肯定要打的。


七月底的时候,他接到王天风的指令,让他杀两个人,这两人都是通日的情报贩子,面上是给《晶报》供稿的记者,参加过“赴日参观团”,经常出没虹口区的日军报道部。


郭骑云本来觉得这事手到擒来,然而他却扑了空,两个人像是提前得了信,狡兔入丛林,报社找不到,家里人去楼空。


1937年的上海滩,找人如同海里捞针,郭骑云在法租界的辣斐德路租了一间公寓的二楼,无从下手,只能每天翻报纸。


王天风的第二个指令是四天前的夜里下达的。电文只有一个霞飞路地址和一个“合”字,言简意赅,一如往日。


而“合”是王天风经常用的一个字,意思是会有自己人相助。


 


 


郭骑云连着踩了三天点儿,他从后院翻进去,攀着石墙上露台,人不知鬼不觉。


房子的主人叫钱芥尘,他每天在一楼的厅里招待客人,都是些体面读书人,还有些古玩商,带着文墨,说是“求鉴”。


郭骑云翻遍了整个房子,没有找到相关线索,也没有等到相助的人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到了傍晚六点钟左右,郭骑云准备原路撤离,突然听见有人敲门。


钱芥尘早睡,客人都是上午登门,这个时间来人还是头一次。郭骑云摸着暗影,贴墙从二楼楼梯上下来。客厅的门留了一半,他隐约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“.......这确实是古本.......”


郭骑云看进去,钱芥尘带着眼镜,手里摩挲着一本书,沉默不语。


 


那个男人坐在沙发里,肩骨平展,瘦而不弱,他穿着合身的皮衣,领子竖起来,显得脖颈脊背刚直。郭骑云觉得这个背影很眼熟,应该是哪里见过。


钱芥尘摘了眼镜,慢慢的说:“请问先生何处得来?”


那人身体前倾,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话,郭骑云没听清。


钱芥尘沉默了一会儿,从桌子上扯了一张纸,写了几个字,递给这个男人。


 


 


 


钱芥尘低头写字的时候,那人很自然的转了一下头,透过半掩的门,瞥了一眼楼梯拐角。他眉骨清晰,嘴角噙着冷笑,眼神明亮如刀,仿佛知道郭骑云就在那里。


郭骑云一瞬间认出了他,是明诚。


 


 


郭骑云之前见过三次明诚。


 


 


第一次是在洪公祠特训班。


明诚是特训班六期中间插进来的,可待遇比普通学员好得多,他独屋独床,独来独往,课上得不全也不会被罚禁闭。


郭骑云的室友是他同乡,他跟郭骑云讲明诚是在欧洲留洋的,进来之前就人了革命青年同志会,来这里只是走一个过场,很快就要回去。


“他在力行社里有关系,说是家里人,大官,还是复兴会的老资历。”室友神神秘秘,声音含混着,好像在讲桃色八卦。


郭骑云想想明诚的独屋独床,信了八分。


郭骑云后来帮着教员整理成绩,他看到明诚枪械,驾驶和军事情报学的分数比自己还要高,他心里不忿儿,心想果然是官门崽。


明诚果然只训了一个月,就接到了调令回法国,戴笠亲自批的条,郭骑云于是信了十足十分。


家世背景本来就是心知肚明的东西,骗不了人。


明诚调走的那天,郭骑云还被安排去送,对方行李很少,只有一口黑色皮箱,送个屁。可是参谋部领导的命令,他也没办法。


那天下大雨,明诚自己打着伞在前面走,郭骑云拎了他的皮箱子——暗花牛皮纯金扣——一看就是昂贵东西。郭骑云跟在明诚后面,一边心里骂娘,一边送他上车。


明诚只转了半个身子,欠身说了一句“多谢”,是富家孩子常有的做派,彬彬有礼,高高在上。暴雨如帘,郭骑云并没有看到他的眼睛。


 


 


第二次是在广州。


1936年中,中央执监委在广州召开第二次“特别会议”,郭骑云调去做通讯常务。住在西提大马路的大新百货公司附近,傍晚无事,坐了船珠江河南面喝茶。


他没想到在茶围里碰到了明诚————说碰到其实并不十分恰当,明诚并没有看到他,他穿了一件流行的polo衫,站在里外堂的门口,背对郭骑云,脸向里间。


里间有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,低沉又温和,不紧不慢,混着烟草的香味缓缓的飘出来。郭骑云是北方人,勉强能分辨出那人讲的是苏话。


初夏的广州,空气蓄水,潮热无风,刚刚废了赌禁,附近都是便衣的革命军人,太阳将落,四面腾起俗世烟火。


郭骑云耐心的听了两句,屋里的男人大约是讲了一句笑话,明诚突然大笑出声,他笑得过分,像个少年一样,站不住,弯下腰,整个人栽进里间去。


里间光线很暗,郭骑云只看到了明诚的背影,还有说话的男人的轮廓——那应该是个很高的男人,穿着衬衣,手指夹着烟,不动声色随便坐着,却有威势。


 


 


 


第三次是半年前,法国巴黎。


郭骑云赴法接王天风,初到异国,他精神极度敏锐。王天风跟毒蛇交接最后的工作,约在一家咖啡店。毒蛇是一个传奇的代号,虽然是自己人,但这名字让他畏惧。


王天风的做事原则是,不能轻信任何人,他没带郭骑云,只是让他在路对面的旧书店等——那个书店的二楼视角开阔,适合观察和狙击。那是郭骑云第一次见到毒蛇,他比自己还要高一些,走路飒利,穿黑色长风衣,领子竖着,挡住了大半个面容。他空着手,看起来毫无防备,只是来喝杯咖啡的样子——可郭骑云却隔着遥远的距离感觉了威压。


郭骑云在窗户边看着,浮云青天,阳光落地。他有些放松了,脑子里跑马,如果毒蛇是敌人,如果自己手里有一支狙击枪,他完全可以在这个地方击杀传奇。


然后他看到了明诚。


明诚带着一顶灰色圆帽,是精心打扮过的。他在初春的巴黎街头,背着颜料箱子,正对着店门玻璃,支一个木头画架。有两个女学生穿着黄色的外套,轻飘飘停在他身后看。明诚看起来无知无觉,他慢条斯理,轻松自在。


可是他完美的挡住了郭骑云想象中的狙击枪瞄准毒蛇的线路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1937年七月,上海,钱芥尘的客厅里,一明一暗。郭骑云第四次见到了明诚,这一次,终于看清了明诚的眼神。


 


郭骑云在此之前,一直觉得明诚不像是自己的同类,甚至不像个军人。即使他护在毒蛇身边,也仿佛只是一场春日意外——他身上没有金戈气息。


 


可这是很难形容的一个眼神,只有一瞬间,但是冷冽又锋利,像开了保险上了膛的枪口,像一闪而过的鞘中寒剑。


 



秦琉璃:



「闭口粉刺,我们不约」


混油皮,太阳穴常年长闭口,久病成医用了许多“口碑品”,有爱也有雷
可能看完你会说:对闭口痘,用一些日常药物也可以缓解。可是因为用A酸烂过脸,所以习惯用护肤流而不是药物流


杏仁酸/水杨酸/白冰/takami/cpb水磨/果酸/法尔曼幸福面膜/albion健康水/菌菇水/城野医生…


推几首基本上不用推的歌?

su:

这几首歌,歌词都太好了。我写这个我心目中的殿堂曲目其实是想找个同好交流一下听歌心得。




张敬轩《春秋》《灵魂相认》


吴雨霏《人非草木》


陈奕迅《富士山下》《最佳损友》


何韵诗《痴情司》


陈淑桦《一生守候》


王菀之《最好的》


周笔畅《花樽与花》


云の泣《我与自己唱相守》


姚贝娜《画情》


陈升《牡丹亭外》


hita/林斜阳《好梦如旧》


许嵩《千百度》《天龙八部之宿敌》


Simon Curtis《flesh》


Green day《21guns》


30Seconds To Mars 《hurricane》


OneRepublic《secrets》


Maroon 5《animals》


Pentatonix《Daft Punk》


Aimer 《星の消えた夜に》


黑兔p《上弦の月》




tbc

【楼诚】娱乐圈相关分类文整理

九梢:

不知道有没有人做过这个啊 包括双明星/影帝,总裁与明星等等。


随机排列,肯定不全,望补充,五体投地感谢。






[楼诚AU]孤星 (上)(总裁X大明星 paro) by 寒山一带伤心碧


【楼诚/楼诚AU】Catch me if you can 章一 by 981741978


楼诚 / 偶烛施明 / 章一(娱乐圈AU) by 终白首


【楼诚娱乐圈paro】一夜情 01 by 长大的森林


【楼诚】聚光灯下(一) by La Wally


【楼诚AU】【总裁X明星】拒绝潜规则(暂名) 一 by 云瑶


「楼诚」霜月明|01 by Cassette_


【楼诚】明门巨星(一) by WindCoat_kkw鸡血期


【楼诚】空余我一人 (现代AU,有虐有甜) by 芸曦


【楼诚】【现代AU】 功成名就 <1> by 昭光


【楼诚】有匪君子 如金如锡 (台球桌PLAY,上) by 怅望情不终 (系列文,每篇题目都不一样)


你干杯,我随意【AU】 by 那个南极动物


【楼诚现代】直到你降临(上) by 之子于归


【楼诚】【娱乐圈AU】密特拉的礼物(第一章整章更完) by 倾锋天下苏小青


『楼诚』戏如人生(1) by Only to say you love me


[楼诚] 江山如有待 (又名:霸道总裁俏明星)① by 窥屏少女瑟瑟


楼诚 娱乐圈AU 高甜有肉 长篇】爱久见人心 by 纠葛一生


【楼诚深夜60分】【现代AU 明星文】love sick by 鹤语兮






 数了一下要哨兵向导梗的比娱乐圈多一点 我精力实在有限 做一个这个大家一起追吧


想给所有周更半月更月更年更的太太寄小皮鞭 我猜我不是一个人



突然好想做物理啊